客服热线:4000716768 (9:00-21:00)
当前位置: 金融超市网 资讯互金新闻靠卖耐克、阿迪一年进账325亿,“中间商”滔博国际有多赚钱?

靠卖耐克、阿迪一年进账325亿,“中间商”滔博国际有多赚钱?

发布时间:2019-07-10 17:30:44 阅读次数: 11964

  天美意、TATA、百丽等百丽系各大品牌鞋子已经站稳了各大商场的主流铺面。与庞大的线下渠道相比,“鞋王”百丽控股却曾在资本市场失意,并在2017年从港股私有化退市。


  时过两年,百丽控股一直独立运营的运动鞋服代理商滔博国际也要上市。这个与耐克、阿迪深度绑定的销售商能在港股一鸣惊人吗?


  靠卖耐克、阿迪零售额居全国第一


  国内商场都少不了耐克、阿迪的零售店铺。这些店铺背后的运营商其实并不是厂家,而是一家名为滔博国际的中间商。


  滔博国际和“鞋王”百丽还是一家,它是百丽控股旗下的一个运动鞋服零售分支。2017年百丽私有化退市让人感叹传统鞋服零售凋落,未曾想,旗下运动品牌代理零售却异军突起。


  能像滔博国际这样,把零售代理商规模做这么大的也是少见。截至2019年2月底,拥有8343家直营门店,和1880家下游零售商运营门店。


  2018年公司收入逾325亿元,占据中国运动鞋市场15.9%的份额,居行业第一。


  作为中国最大的运动鞋服零售商,公司代理了几乎所有一线运动品牌,包括Nike耐克、Adidas阿迪达斯、Converse匡威、The North Face北面、Columbia哥伦比亚等国际品牌。


  其中,耐克和阿迪达斯是公司主品牌,在中国运营6383间单一品牌门店。2017财年至2019财年,这两大主力品牌销售额,分別占销售货品收入总额的90.0%、89.4%和87.4%。


  借助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体育用品市场,公司顺利成为耐克全球第二大零售合作伙伴、阿迪达斯的全球最大零售合作伙伴。


  虽然营收、净利增长较快,但中间商赚取的只是“差价”,利益被摊薄


  在国内体育运动产业快速增长的大背景下,中国运动鞋服零售市场的2018年总零售价值达到2357亿元,过去四年市场复合年增长率达12.8%。


  行业的高景气度下,滔博国际近三年营收和净利都取得较快增长。


  2017至2019财年,公司营收分别约为216.9亿元、265.5亿元和325.6亿元,三年营收复合增速22.53%。公司归母净利润从13.17亿元增至22.00亿元,三年复合增速29.23%。


  从营收和净利的高度差看,作为一家中间商,滔博国际盘子再大,也只是这个鞋服产业链条的一个环节而已。论赚钱能力,远不及那些牢牢掌握产业链话语权的企业。


  以安踏体育(02020-HK)为例,其在2018年营收241亿元,净利润41.03亿元,市盈率约为30倍。与之相比,滔博国际2019财年营收要高于安踏体育,但净利润却只有安踏体育一半左右。


  但与同行比,滔博国际仍是不折不扣的零售王者。公司近三个财年,毛利率稳定在41%左右,高出竞争对手宝胜国际(3813-HK)。


  宝胜国际在2016-2018三个财年录得毛利率分别为35.53%、35.01%、33.51%。滔博在行业内属于较高水平。


  经营过万家门店,风险系数陡增


  虽然滔博国际现阶段财务状况表现较好,但细窥各中经营风险也难言乐观。


  最显而易见的是,滔博国际对耐克和阿迪达斯的高度依赖。一旦这两家国际运动品牌在国内销售出现任何状况,都将直接影响滔博的业绩。


  其次,作为一家零售巨头,公司运营超万家门店,零售网络遍布30个省份268个城市。这么庞大的线下渠道非常考验公司的运营管理水平。


  截至2019年2月28日,新设门店1415家,而关店数量竟达到1374家,近乎与新开门店数量持平。线下门店规模化扩张,让公司租赁开支逐年增加。


  公司租赁开支由2017财年的27.44亿港元上升至2019财年的33.71亿港元,租赁负债也从2017年的5.05亿港元上升至10亿港元。


  由此看,对于公司来说,如何把握店铺选址、单店盈利、以及因关店造成的损失等都是滔博国际需要认真对待的潜在风险。


  最终要的是,作为夹在中间的代理商,滔博国际的库存消化受制于上下游客户关系,这种客户关系稳定与否直接对公司盈利有着重要影响。


  招股书显示,公司贸易应收款项从2017年的18.58亿港元增至26.33亿港元。这或多或少反映出公司议价能力在减弱。


  作者:李莹


  编辑:李雨谦


  • 覆盖P2P行业第一手动态资讯
  • 提供全面、权威的网贷平台数据
  • 洞察P2P网贷行业最新政策轨迹

关注公众号

关注公众号